Owlgirl

吃超蝙

冬天(黑暗骑士归来背景)

生明:续黑暗骑士回来背景

“在今后的岁月里,在你最私密的记忆力……我要求你记住那个唯一打败你的人……”

黑暗骑士已经气喘吁吁,血顺着他脸上刚毅的棱角流淌下来,他怔怔地盯住眼前的人,然后忽然间,就像是有东西刺穿了他的身体一般,他向后倒下

“布鲁斯!”惶恐中,他接住那具毫无知觉的身体。

人群惊讶的呼喊着退散,嘈杂声中仿佛有人呜咽。年轻的警官枪管里冒出白色的烟雾,一个身穿夸张配色的少年绝望地伫立在雪地里,披风被吹得一抖一抖的。一位老人任凭北风吹过他的头发。

“别碰他!”在雪地里的人低低地吼退手持枪支的警察们。

他第一次痛恨自己的超级听力,人群中喃喃的私语贯穿他的耳膜,他可以听到好多嘈杂的声音,不过一切一切的声音中,他唯独听不到那个能令他心安的熟悉声音,几分钟前他对他说过最后一句话,最后一句,然后――即使是有让凡人仰慕的能力,他无还不是能为力地看着他倒下去,他的心脏像坏掉的引擎般乱响,然后他就再也没有醒来。

他听到人群慢慢散开,无论是愤怒的,抱怨的,还是抽噎的声音他都已经不在乎了。
最后只留下一个永远不会随着岁月苍老的神,跪在雪花徐徐下落的街道上,臂弯里是躺着的他最好的朋友,或者,这个不会再次称他为朋友的人,尽管灰发苍苍却不失往年的模样,就像很久以前每次世界最佳搭档完美合作后他像只黑猫稳稳地趴在光明之子的怀抱里,只是这次他们不是以搭档的身份送离彼此,他们甚至成了敌对势力。

折翼的蝙蝠倔强地离开,甚至没有原谅他。亦或是他不会再次开口说任何原谅他的话语。

他想到他们的初逢时他威胁“滚出我的哥谭!”,想到他在他中了埋伏后昏迷不醒时拉住他的手,自己恍惚听到他焦急地说“克拉克你一定要撑住……”,想到彼此的信任,想到很多年前衣冠楚楚的他俯下身对着打字的他暗笑“小记者~你的蓝眼睛配粗框眼镜真是土……”

――他多希望时光能倒流,倒流到他们初识,让他好好珍惜那个人,让他不会犯下现在的错,让他把那句话说完……为什么要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为什么这一切发生在瞬间?为什么最不可能自己成了遁走他生命的人?

但这一切发生了,蝙蝠侠,布鲁斯韦恩,不管这两者之间哪个人都不会回来了。他把脸埋在布鲁斯的鬓角间,贪恋最后一点温度。

可他是冰冷的。

寒冷似冰,不再有任何温度,冰雪无情的卷携走一切,甚至布鲁斯在人间最后存在的证明。布鲁斯盛满哥谭黑夜的深蓝双眸闭上了,永远地。

――――――――――――――――――――

次年的韦恩大宅,再也没有日常温暖的灯火透过这豪宅的窗子,即使此时时近深冬。

自从蝙蝠侠的身份被揭露开后人们很少光顾这个失去主人的晦气地方。

有人曾路过这座大宅,在对面的山坡上远远地看见一个男人站在韦恩家族墓群的一方墓碑前,手里捧着一把白色的玫瑰,玫瑰家喻户晓的话语也不用提起,但是在冬天,白色的玫瑰可是相当稀有的。路人不禁怀疑起哀悼的人对这个男人来讲是有多么重要。

那个男人看起来不过四十,要是他擦拭掉头上的雪花他看起来会更年轻一些。看样子他已经站在这里很久了。最后他俯身,轻轻抚掉墓碑上的积雪,像是说了些什么,然后将玫瑰放在墓碑前,默默地离开。

路人吹了声口哨,也离开了这个偏僻的地方,看样子又要下雪了。

这方墓碑上用漂亮的手写体刻上了这里长眠的主人的名字,它没有其它任何墓碑年代久远。此外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此时,白雪又纷纷落下,北风努力吹起一阵雪花,像是故意掩盖起戴眼镜的男人的行踪,掩盖起去年这个时候发生的故事。

评论(4)

热度(24)